被窝外面很危险⚠️

美酒如刀:

【喻叶】甜句塔

素材出处:官方Q版图

文字出处:《全职高手》

感谢 @CHU薇 太太, @北极冰 太太和  @零度以下-R  太太 的帮助


参见:基于《全职高手》的喻叶萌点分析报告

开放转载,抱图随意,仅限用于同好交流,一起快乐吃糖~

这是一条repo!!原谅我直男拍照技术!!收到的时候激动的想跑圈!太太实在太可爱啦!太太画的韩叶小恶魔有那~么可爱!能共同喜欢同一个cp实在太好了!新的一年还要继续爱韩叶!@Tumo_⊙∀⊙/韩毛毛想上天 

陆拖:

求求大家一觉醒来迅速打开这个视频提神醒脑

官方塞糖,甜过初恋

十年宿敌,牵手下场

🙏🙏🙏🙏🙏🙏🙏

AKAYAMI:

全职高手舞台剧魔都最后一场彩蛋!韩叶糖!!!


扶衣桑槐:

悠悠堇:

昨天怎么都说不听的姑娘们要是看了这个还没改变想法我也没什么好说了。

愿每一个同担都能被温柔以待:

男主叶修?群像全职?垃圾官方?带你走进荣耀叶粉的内心世界…… 


长微博地址:http://weibo.com/u/5644005427?refer_flag=1001030201_&is_all=1#_rnd1495733925710

请同担姑娘们多去微博支持转发,谢谢!

翃鹓_(阿渊:

我想我大概再也不会遇到这样一本小说和动画了。



我几乎将我全部的热情与力量都倾负在今天了,我的空间,lof都被刷屏,我第一次感受到全职这个圈子里无以伦比的凝聚力。


我看着b站的追番人数从五十八万涨到九十多万,我知道破百万指日可待。


我知道今天在天南海北都有和我一样心情的人在等待,他们高呼着荣耀,声音穿过次元界限,在另外一个世界里汇聚。


这一刻我真正感受到我存活在这个圈子里是多么的幸运而自豪。


我们可以对别人说出这部作品到底有多么好,这些人有多么好,而我们所有的言语没办法描述出他们的好的万分之一。


叶修他那么好。


看动画的时候他交出账号卡时颤抖的手,紧抿的唇,还有毫无波澜的眼睛,他是在意的,他是难过的,他是生气的,可他说了。




“生气也不一定非要摆在脸上吧。”



他是个喜怒不形于色的男人,是个骨子里都刻着温柔的男人。


他尽管嘲讽,尽管在网游里是个“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他从嘉世到兴欣,从离家出走时的少年到25岁的男人,他是三连冠,他也失败过,可他从未放弃,也决不回头。




你那么坚强,那么温柔,就连悲伤都掩藏得很好。


轻描淡写的一句“我哭什么呀”就带过了。



可我痛啊。


你望向嘉世的目光里包含了太多东西,旁人读不出来,你就要一直一直自己扛着走下去。




恨不生书中,恨不能同行。



嘉世啊嘉世,你们驱逐的不是叶秋这个人,


而是一个时代,一个神话。


他走出嘉世大门的那一刻,


虽然看似一无所有,却已然将背上的很多东西卸下了,重新背负起的,


只有他那颗永不老去的心脏里仍然熊熊燃烧着的荣耀之火。



从今往后,一叶之秋仍在,叶秋却是不在了。


从今往后,嘉世名下没有你,你背上也再无嘉世。



叶修,这是全新的道路了。


我们能跟你一起走吗?



我很笨,言语苍白,手速垃圾,荣耀也玩的不好。


但请你等等我,等我变成更好的自己,等我足以追随于你。




只要能看着你就好,陪着你,足够了。




--


我曾在《全职高手》的漫画里看到这样一段话:



乍然间寒风起,有雪自夜空飘零 


有人谈笑中登台,有人只影独行。


最冷冽是风雪,最残酷是岁月,


是还未谢幕,长路便分歧;是不舍别离,却终无法回避。


也有过荣耀光彩,也曾经遍尝无奈,纵巅峰处万般风采,


终有一日,退场离开。


   





--


虽千万人,吾往矣。


你重返巅峰之时,
我们就是你的千军万马。


ps:最后一点小废话,二刷三刷截了几百张的截图,请叫我“叶痴”。


截图压缩包下载链接:https://pan.baidu.com/s/1i44OPsL


 


嘴!



手!



睡颜!



我能看!一辈子!!!

【马一下虫爹今日访谈的一些设定,持续更新欢迎补充_(:з」∠)_】

夜雨晴飔:

信息量好大……


刀刀.psd:



小蓝是训练营出身的!!!!!




还能在战10年啊啊啊啊啊!!




顿时脑洞大开无数,鸡冻不已!








生者必灭之理:







1.蓝河曾经是训练营的。另外他对偶像黄少天用过的吸血光剑不是很在意2333








2.闺蜜组没有什么交集








3.叶修是有一点点胖,但是帅!帅的!








4.荣耀国际赛是单人间。








5.不太会涉及蓝雨夺冠的赛季……cry








6.周泽楷和江波涛是眼神交流








7.百花的时候大孙并不会给乐乐扎辫子








8.虫爹大概忘了……方神x








9.黄少没事的时候也不会一直吵w








10.老林不猥琐,转变成猥琐流是为了配合方锐








11.孙翔就是蛮帅








12.以虫爹的计划,荣耀不会停服!








13.全职动漫化版权已售出窝巢





TL_ZIYOU:

……画的时候多么希望出大天狗的就是我

奶狗草再奶自己一口!

【韩叶】热点。

枯荣丶:







-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好像也没什么不一样。
玄关处摆放着两个人的拖鞋,衣柜里放着的衣服虽然简单,却也能看出来是两个人的风格,厨房里成套的两人份餐具,卧室里电脑桌旁洗的干干净净的烟灰缸和,散乱的戒烟糖。


床上鼓成一团的被子动了动。
韩文清翻了个身伸手试图把另一边的人往怀里带一带,闭着眼摸索了半天也没碰到熟悉的体温,入手的只有绵软却冰凉的床单触感。
房间里静悄悄的,他停下动作,半天才睁眼。
是有什么不一样了。
叶修不在。
他当然不在。
这是他们分手的第三个月。







两人自第八赛季叶修退役开始,已经在一起三个年头。
韩文清还记得无意从苏沐橙那里得知叶修要退役时的震惊和一丝不应该出现在他身上的惊慌。
那时候他还叫叶秋。
他们从《荣耀》初始便相识,像是一对儿跟随《荣耀》成长的逆向而生的双胞胎,一直都站在对立的位置。

王对王。

赛场上是值得敬佩与尊重的对手,生活中更是不用言说的朋友。
很多粉丝都认为他们应该关系不好。
霸图粉认为是叶秋带头抢了他们头三个冠军,嘉世粉认为是韩文清领队阻截了王朝继续的辉煌。
两家粉丝你掐我掐在第四赛季总决赛之后险些挤爆了服务器,而两个战队的当事人却仿佛这事跟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一般,叶秋甚至叼着烟披着队服外套溜到他们霸图的休息室里要蹭他们的庆功宴,被韩文清掐掉烟一巴掌糊了出去,还贼心不死地在休息室外一直敲门,扬言如果不带他吃这顿饭,这个夏休期带队专门盯着他们霸气雄图去抢BOSS。
韩文清对他的威胁嗤之以鼻,隔着门回了他一句:“幼稚。”门外的人听到这句话反而叫的更大声,洋洋洒洒细数两人这些年近千场竞技场的胜率,数十顿饭的情意,特别强调了去年嘉世夺冠的时候他不计前嫌专门叫他一起撸串送送吴雪峰,而今天自己只不过想蹭顿饭竟然就被拒之门外云云。
霸图的汉子也没见过叶秋这个架势。私下里跟他接触也都不多,更多的印象都来自于赛场上挥舞着却邪威风凛凛的斗神,或者网游里带着一窝嘉王朝玩家抢到BOSS后气得人牙痒痒的垃圾话,哪里看过他这堪称撒泼打滚的模样。
“队长…?”季冷有些踟蹰,试探着开口,“不然带上叶队?”
“嘉世是不是不给他饭吃啊,一顿饭至于吗。”李艺博目瞪口呆。
韩文清冷哼一声:“吴雪峰惯的他。”
一群人了然,嘉世从前的那个副队,对他家小队长好是出了名的,也就他这么一个人能制得住那些年到处撩猫逗狗的叶秋。季冷曾经见过一次,有次常规赛结束猫在洗手间抽烟的叶秋被吴雪峰发现之后是怎么再三保证不会偷偷抽烟死死捂着兜,最后也还是乖乖递上烟盒被缴了烟,垂头丧气地跟着吴雪峰离开。沮丧的那个样子,季冷觉得自己好像看到了一个耷拉着尾巴的斗神。
门外的叶秋已经讲到如果不带他去吃饭那下个赛季的夏休期他们霸气雄图也别想要BOSS,韩文清走过去拉开门,背靠着门的叶秋也没想到这门会突然打开毫无防备往后倒,下意识的伸手抓什么东西保持平衡,倒是背后一双手先扶住他。半歪着身子仰头往上一看,韩文清正低头瞪他。
“哎呦我去老韩你是不是想害我。”叶秋松了一口气拍了拍自己胸口,站稳了身子转过来,对着韩文清伸出手,摊开白白嫩嫩的掌心,一副讨账的样子。
“吓到哥了,赔吧!”
“出息。”韩文清无视递到面前不怀好意的爪子,迈开步子往外走,队员依次跟上,张新杰还对叶秋点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叶秋笑眯眯地应了,三步并作两步追上韩文清问他吃什么,掰着指头列了一串自己想吃的东西转头问他能不能请。韩文清提溜着叶秋不好好穿的外套领子蒙在他头上,恶声恶气地回:“我点什么你吃什么,要求那么多。”
“啧啧啧。”叶秋颇为嫌弃地咋舌,“君主专制。”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多半是叶秋突然起性撩一撩韩文清,韩文清硬邦邦地把他堵回去。几个队员在身后看着止不住地想笑。本来大家年纪也都不大,一来二去也就混的差不多熟,真没想到大部分《荣耀》迷心中的偶像在生活里就是这么一个样子。
后来那顿饭吃的什么,叶秋自己也记不住了,好像当时他随口说的几个菜最终都出现在了桌子上,不过霸图人按住他要灌酒他在包厢里七躲八逃的,有没有好好吃菜也是记不住了。







大概那时候就有些端倪已经显现。









韩文清看到苏沐橙无意中说出了叶秋解约俱乐部被要求退役的消息。
嘉世完了,他早就知道,只不过没想到来的这么快,也没想到会是“叶秋退役”这样决绝的事情。
退役,瞧他这点出息。
韩文清推上键盘起身走到窗边。
退役了他能去哪里,又能做什么。
他们这样的竞技选手,人生的大好时光都是泡在网游里,不然就是活跃在赛场上,特别是叶秋那样的,韩文清严重怀疑,他除了《荣耀》跟泡面,其余一窍不通。
离开了《荣耀》,哪里还能找到他?韩文清有些莫名的心慌,找不到他能怎样。

明知来了也已经没用,可韩文清还是去了嘉世,就在它们宣布叶秋退役的那一天。
往后的无数个日子里韩文清曾暗自庆幸过他的那个决定。
俱乐部外沉默地站了好久看了好久,这里大概是他除了自家俱乐部以外最熟悉的地方,不远处的那个烧烤摊,还是叶秋拉着他为吴雪峰送行的地方。
好不容易想清楚了,又没机会了。
韩文清苦笑,转身准备离开,谁知刚回头就愣住,看着对面网吧门口叼着烟出来的一个人怔怔看了好几秒,对方好像感受到他的视线也看过来,下一秒就跟见了鬼似的,差点把嘴里的烟掉出来。
好久没见过他那个表情了。韩文清心想,眼睛瞪得跟个兔子似的。









两人就是这时候在一起的。










叶秋还在门口站着,不可置信地盯着他瞧了又瞧,甚至孩子气地揉了揉眼睛。
韩文清快步上前,眉间是放松之后流露的一丝轻松。
“老韩?”叶秋压低声音。
“嗯。”堪称愉悦的一声应答。叶秋扯着韩文清进了一旁的小巷,看着韩文清摘掉了唯一的伪装——围巾。
“你来干嘛。”他挑眉问到。
巷子很暗,可街上灯火通明,映在叶秋脸侧,霓虹灯一明一灭,晃得他眼中也是光华流转,唇边猩红火光忽明忽灭,韩文清忽然轻笑一声,叶秋看他这样,惊讶的调笑还没说出口,就被欺身上来的人摘掉口中的烟,按在墙边直接吻上。




“咦,你刚才出门有带这条围巾吗?”看着叶修进门脖子上多裹了条围巾凑上去好奇地瞧。
“啊…啊?”叶修眼神飘忽了一下,从围巾里抬头呆呆看着陈果,“老板你说什么?”
“出门一趟你脑子冻坏啦?”陈果看他这心不在焉的样子就来气,“我问你围巾,围巾。”
“等等。”陈果好像发现了什么又凑了凑,眯着眼打量着叶修的脸,“怎么感觉你嘴肿了,脸还好红。”
“有吗?”叶修伸手在脸边扇了扇,“老板你这空调太热了,我先回去了回去了。”说完就钻进前台坐在电脑前刷卡登录。
“诶,我还没说完呢。”陈果的手抬了一下刚准备叫住他,又忽然顿了一下慢慢收回来。
“我刚才想问他什么来着…”




老韩这人真是…叶修低头把半边脸埋进围巾里,伸手抚上颈侧柔软面料下面在小巷里被他按在墙上吮地有些发疼的地方,半叹半笑。




“叶秋。”
“我喜欢你。”
“跟我在一起怎么样。”

“哟,亲完了才说,你很没诚意啊,让哥再考虑考虑。”






并不浪漫的初始。








“老韩。”叶修摆弄着联盟新给他配的手机。
“嗯。”韩文清在厨房洗着菜头也不回地应。
“WiFi不好使呀,你给我开热点使使。”叶修趴在床上拨弄着两个手机。
“自己开!”韩文清眉头皱成一团,懒死了开个热点都不能自己来。
那边没了动静,韩文清洗完菜切好过去看了一眼,已经连上了也就没再注意,回厨房开始做饭,也就错过了叶修眼中一闪而过狭促的笑意。









“队长队长我手机没流量了给我开下热点!”张佳乐坐在车上回头。
“嗯。”韩文清应了一声随手打开。
“好嘞。”张佳乐兴冲冲地开始搜索,看着手机上的显示忽然陷入诡异的沉默。
“搜到了吗。”韩文清问。
“那啥…队长…”张佳乐颤巍巍地回头,举着手机给韩文清看,“这是你热点吗……”
【叶修的女朋友】
韩文清定睛一看,捏着手里的手机,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
“叶、修!”



“阿嚏。”叶修捂着鼻子闷头打了个喷嚏,看着身边一堆文件就心烦,“又谁念叨哥,唉太有魅力也不行。”



当天晚上他就身体力行地知道了是谁在念叨他,更知道了到底谁才是“女朋友”…











就在这张床上。
韩文清好像还能记得那天叶修气喘着求饶的样子,主动迎合的身体和凑上来的吻。
该死,还想这个做什么。韩文清起身揉了一把头发,拉开被子去浴室洗漱。
第十一赛季,荣耀联盟第九届全明星周末。
韩文清拉开衣柜,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叶修以前挂围巾的地方。




“老韩你不是吧,年薪千万的人就送我个围巾当定情信物。”





那天晚上那人不正经的腔调还在耳边回响,没骨头一般倚在墙上的样子懒洋洋的欠抽极了,可是那双眼亮晶晶的,嘴角的弧度也是那样清晰。
然后他怎么做了来着。
嗯,又吻上去了。





也就几天,没什么好收拾的。韩文清拉着一个小的行李箱就出门了。







“分开吧老韩。”分手那天的场景也历历在目。明明拿了世界冠军准备回来庆祝,却等到的是这样的场面。消瘦不少的人裹在浴袍里坐在床边抽烟,在韩文清洗完从浴室出来的时候他这样说。
其实他已经很久都不在家里抽烟了。
“为什么。”有一瞬间的错愕,却更想知道原因。
“没什么为什么。”叶修有些烦躁的抓了一把还潮湿的头发,咬着烟仰头看他,“来做吗,分手炮,明天我就走了。”
韩文清关上浴室门,抽了两件衣服,手搭在卧室门把手上背对着叶修问。
“几点,我送你。”
“不用。”


第二天一早,叶修离开了,几乎什么都没拿,唯独带走了那条围巾。











“啧。”叶修颇为嫌弃地掏了掏耳朵,一脸埋怨地问着一边喜笑颜开的冯主席,“全明星周末,叫我一个已经退役的来干什么。”
“要求,要求。”听见叶修的问题冯宪君板着脸,“国家队的领队,有点样子。”
叶修好不给面对着主席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百无聊赖地摸出手机。
“主席什么时候场馆可以WiFi全覆盖啊。”叶修划开手机又开始没事找事,“这么大个地方连WiFi都…”
“嗯?连上了?”
看着手机上显示微弱的无线网标志,叶修好奇地打开设置。场馆没WiFi啊,他这连上是什么玩意。呦还会动吗,信号越来越强了。

韩文清看着手机上显示的[当前有1个设备连接],心想着张佳乐出来了又不关WiFi开关,却不知道因为什么心态也没有关掉自己的热点开关,洗过手便从洗手间出去了。
叶修握着手机看着WiFi的信号越来越差,最后因为距离过远断掉了,沉默地翻手收起了手机,也没了心情跟主席插科打诨,回到了台下观众席坐在陈果身边。

韩文清很奇怪为什么连接不见了,明明他离张佳乐更近了才对。
然后他一眼就看到了观众席上坐下的叶修,手机上的连接显示同时弹出来,叶修坐定正好也抬头看他。
两人目光撞上的一瞬,韩文清就看到了叶修脖子上卷着的那条围巾,叶修仿佛也意识到,立刻转了目光摘下脖子上的围巾塞到陈果手里低声说自己去一下洗手间,看到叶修起身,台上的韩文清也突然起身离席。








叶修捧了一把水,拍在自己脸上,看着放在洗手台上的手机上显示WiFi信号越来越强。
叶修低下头又洗了一把脸,再抬头韩文清已经出现在镜子里,他看着镜子里的韩文清走到他身边,掏出手机放在他的手机旁边。
[当前有1个设备连接]
叶修看着两个手机,自己手机上满格的WiFi信号,和韩文清手机上一闪一闪的文字显示,抬头对着镜子里的韩文清突然笑了。
“老韩?”他对着镜子里的韩文清笑,弹了弹手上的水到镜子上,镜子里的韩文清黑着脸被他弹了一脸水。
“我发现我还是挺喜欢你的。”叶修漫不经心地说。
韩文清紧绷的嘴角有一丝软化,靠在门侧的墙上,双手抱胸看着叶修。
“我们还是在一起吧?”叶修转身后腰靠在洗手台边,偏着头含着笑看他。
“哦,家里那边呢。”
“你知道了?”叶修敛了笑,眉眼也低垂下来。
“为什么不告诉我。”韩文清走过来揽住他抵住他的额头。
叶修凑上去吻了吻他的唇角:“上次是离家出走,好不容易回个家因为你这次估计要被打出家门,韩大大,你可要养我。”
“好,养你,一辈子都行。”



-end-









(¦3[▓▓] 例行罗里吧嗦,大概是最后一次罗里吧嗦了。这个梗来自我一个曾经的朋友,剑灵认识的,这大概是我最后一次说剑灵最后一次写跟剑灵有关的故事,那个朋友讲的是在车上,一个发现有了设备连接,一个发现有了WiFi,后来抬头就看到了对方,嗯,就这样。后来因为一些事情跟他也再见了,没有以前那么好了。跟他拜拜了,跟剑灵也就彻底断了。
(¦3[▓▓] 九十九成空,大概就是剑灵对我。
(¦3[▓▓] 毁灭的片段式脑洞,食用愉快,哦对我的热点就叫叶修的女朋友。